健身笔记之一:所有对口腹之欲的放纵,都会在堆积的肥肉上体现出来

作者:站着说话不腰疼 / 微信号:chimang5072 发布日期:2019-03-14


健身笔记之一:
所有对口腹之欲的放纵
都会在堆积的肥肉上体现出来
文/迟莽(蒋华)图/来自网络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身上的肥肉也不是一天长出来的。
除非,你有病。
真的,如果不是身体患有柯兴氏综合征、甲状腺机能减退性肥胖等病理性肥胖症,一般的肥胖都是通过不断的吃吃吃获得的。当然,肥胖这东西,很少有人会有荣誉感和获得感。
我曾经以为,我是一个胖不起来的人,从小学到大学,我的体重都没有达到过3位数,看着胸口、两肋瘦骨嶙峋的样子,我曾经觉得非常自卑,特别是亲戚一段时间看见我,总会感叹一句:你是不是又瘦了?
如果这句话放到现在,绝对是一句很受用的话,但在那时,我觉得就是一种侮辱,就像“山竹”台风来,瘦的人会吹得东倒西歪,而胖的人,至少还能勉强站住。这个时候,我就可以嘲笑瘦的人,你连风都扛不住,还能扛起生活的重担吗?
瘦往往跟弱是连在一起的,我为了摆脱在别人眼中瘦弱的形象,开始在夜阑人静的时候,跑到操场去做俯卧撑,在篮球架的横杠上做引体向上。当我瘦弱的手臂颤颤巍巍的把我同样瘦弱的躯体拉起来的时候,我在向套马的汉子迈进——威武雄壮。但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我的锻炼就像自己很努力的去拉屎,结果却是放了一个屁。当我脱掉上衣,对着镜子的时候,镜子中的形象狠狠的嘲笑了我,还是像一根麻杆。
后来,我放弃了,一旦放弃,我的食欲变得非常好,从大学开始,我开始学会了喝酒、学会了吃宵夜、学会了熬夜,这都是积累肥肉,让自己变胖最好的三种方式。不说前两项,单说后一项。我从大学快毕业开始,突然成了一个话痨,我将之前的沉默实现了报复性反弹。我总在夜深人静还找着同寝室的人聊天,反正就是天南海北的闲侃,我的一个同学一开始说陪我聊天,几天之后,他说不奉陪了,他去看了医生,医生说他睡眠严重不足,要喝三株口服液(以前满大街都是广告,我也不知道它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反正我是没喝过)
我以前也说过,我瘦小的身体里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因为,我将学校吃饭记录留在了外面的一个餐馆。那个餐馆,在我快毕业的时候关门了,在别的餐馆都能开得红红火火的时候,他黯然的离开了大学周边这个黄金地带,我想可能跟我和我的那些狐朋狗友在外面吃饭,必去他那里有关。
中间一些吃的过程,冗长而且没有新意,就是吃吃吃、喝喝喝,特别是去年,我在单位下楼时,兴奋过头,还觉得自己是一二十岁的小青年,走路带风,下楼带蹦,于是,我遭报应了,在去负一楼开车的时候,我照例还有六七级台阶就往下蹦,那天下了雨,兴许是其他同事上楼时,在上楼前,把伞上的雨水甩在了。我看情形不妙,便收了一下脚,于是,脚从倒数第二级阶梯崴了下去,只听得“咔”一声闷响,我心说,坏了,怕是断了。那一跳,跳成了韧带断裂、肌腱撕裂。
我没想到,结果是伤了一只脚,养了一头猪。有人说,岁月是一把杀猪刀,也是一把猪饲料。如果我这么说的话,我妈妈就是一名称职的饲养员。虽然我卧床休息的时间不长,但是,我完全没有进行了锻炼。吃得比以前多,动得比之前少,结果是,我的体重由140斤成功的实现了以10斤为一个单位的“三连跳”,当我站在体重秤上,看到这样的数字时,我安慰自己,这一定是个幻觉。
我的脚伤本来可能会好得更快,但是,我用顽强的“意志”支撑着没去打石膏,也没按医生说的,需卧床静养一个半月,而是不到一个星期,我就拄着拐杖上班了,我在单位受伤,我自然得尽快回到单位,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就像《水手》里面唱的: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于是,在单位搬东西的时候,我“奋六世之余烈”,吭哧吭哧的搬了很多,结果是,回家脚肿得跟大猪蹄子一样。
当一身肥肉的我再次站到镜子前面时,我就是别人口中的“中年油腻大叔”。我的天啊,虽然我穷矮,但也别挫啊,这样的土肥圆不是我想要的。我对着镜子发誓,我要再回到健身房,我要把我的肉减下来,但我也知道,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特别是一年多没健身,都已经胖成球了,加之脚伤并没有痊愈,这注定是一段艰苦的过程。
不过,在走进健身房之前,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所有对口腹之欲的放纵,都会在身上堆积的肥肉里体现出来,我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声 明
本内容为原创
如有盗用或截取某一部分都将采取法律途径
欢迎转发和扫描上图二维码关注本人

关注站着说话不腰疼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