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笔记:《合同法解释(二)》第10条的解释(上)

作者:法树 / 微信号:Jurabaum 发布日期:2019-02-04

民法笔记:居间合同“不得随时解除”格式条款的效力和《合同法解释(二)》第10条的解释(上)
案号:一审(2009)卢民四(民)初字第 135 号,二审(2009)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 2147 号
案情:2008年11月10日,邹某同W公司签订独家销售委托书一份,约定邹某独家委托W公司出售邹某所有的一套房屋,约定应达成售价人民币303万元;合同以格式条款方式约定,独家委托期内,邹某不得擅自取消该项委托;邹某违反合同义务,或在委托期内反悔不再出售房屋,则需支付相当于出售总价1%的违约金。独家委托期至2008年12月31日。2008年11月13日,邹某告知W公司其欲解除委托。W公司起诉要求邹某支付违约金3.03万元。
裁判:一审法院支持W公司的诉讼请求。邹某上诉,认为关于独家委托期内不得解约、否则须支付违约金的合同条款为无效格式条款。二审法院查明W公司并未就独家委托期条款对邹某履行说明义务的事实,且该条款加重了邹某的责任、排除了邹某的主要权利,因而根据《合同法》第39条、第40条和《合同法解释(二)》第10条认为格式条款无效,因而改判驳回W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就其本身而言很好解决。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作为格式条款提供方的W公司未对排除委托人任意解约权的格式条款作合理的提示、说明,因此,该条款因为缺乏双方(形式上的)合意而不生效力,或者说不能成为合同的一部分、未被订入合同。因此,关于邹某的解除权以及解除后是否要对W公司承担责任,在合同中没有约定,因此,这部分规则由任意法填补。不管本案的合同被认定为居间合同还是委托合同,作为委托人的邹某根据任意法的规定都享有任意解除合同的权利。《合同法》第410条第1句(属于第二十一章“委托合同”)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居间合同是一种特殊的委托合同,《合同法》第二十三章“居间合同”未对居间合同的解除问题设置特别规定,因此,适用关于委托合同的第410条第1句,邹某有权任意解除合同。合同解除后,“因解除合同给对方造成损失的,除不可归责于该当事人的事由以外,应当赔偿损失”(《合同法》第410条第2句)。如果邹某的解除合同的行为没有给W公司造成损失,则无需赔偿。
本案引发的一个问题是,法院在判定W公司没有履行提示说明义务后,进一步认定该条款加重邹某的责任、排除邹某的主要权利,因此根据《合同法解释(二)》第10条认定条款无效。《合同法解释(二)》第10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当事人违反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并具有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格式条款无效”。判定格式条款无效,和判定格式条款未被订入合同,从法律效果上来看是一样的,因为“无效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合同法》第56条第1句),而未被订入合同的条款,也根本不会对合同双方产生约束力。但是法院的判定——以及《合同法解释(二)》第10条——似乎在格式条款的审查逻辑上存在问题。依据通说的正确观点,《合同法》第39条第1款是格式条款的订入规则,它解决的问题是格式条款是否成为合同的一部分;而第40条解决的是哪些(已经被订入合同的)格式条款无效的问题。因此在审查上,第39条的审在逻辑上一定先于第40条,否则第40条的审查要么是无本之木,要么审查了半天发现条款根本没有被订入合同,浪费司法资源。而《合同法解释(二)》第10条似乎把这个两个步骤的审查搅到一起了。对《合同法解释(二)》第10条的解释,引发了一系列的进一步阐释,例如“只要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没有对免责条款进行提示说明,该免责条款就直接无效”,或者“第39条和第40条的规则是重复的”等等。从这些阐释出发,学术界对《合同法解释(二)》的这个条款做出了很多指责。
事实上,至少有两种合理的解释路径,让《合同法解释(二)》第10条的规则和格式条款审查规则的体系之间没有矛盾和龃龉。其一是从提高司法效率、保护潜在格式条款相对方的角度来解释,其二是从格式条款内容审查的形式和实质相结合的角度来解释。这些问题将在明天的推送中进一步说明。

关注法树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