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先生的篆刻印章

作者:篆刻吧 / 微信号:zhuankeba16 发布日期:2018-12-04

点上方蓝字可加关注
微信号:篆刻吧
方寸之间天地宽 金石交合乾坤大

闻一多纪念馆馆藏一枚闻一多自用印章,该印章为红褐色石料,长1厘米,宽1厘米,高1.3厘米,朱文印文为“闻一多印”,边款为“时在西南联大家骅(闻一多原名)甲申(1944年)秋自刻”。

2008年9月,闻一多纪念馆几经周折,从上海征集印章入藏。经闻一多三子、中央美院教授闻立鹏鉴定,确系闻一多自用印章。
闻一多治印始于1927年,那年5月,闻一多赋闲栖身于好友潘光旦家中。因闲居无事,便操刀为友人治印。闻一多初试铁笔,就十分迷恋于篆刻,甚至连他热爱的绘画与诗歌都放到一边了。他在当时给饶孟侃先生的信中风趣地说:“说起来真是笑话。绘画本来是我的原配夫人。海外归来,逡巡两载,发妻背兴,诗升正室,最近又置了一个妙龄的姬人——篆刻是也。似玉精神,如花面貌,竟能宠擅专房,遂使诗夫人顿兴弃扇之悲。”

从现在保存的几方20世纪20年代的印拓可以看出当时闻一多的篆刻已有相当的功力。此后十几年,闻一多很少重握铁笔。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侵略军开始全面进攻中国,华北、华中相继沦陷,北方的几所大学都相继南迁。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组成国立临时大学。1938年2月随着抗日战争不断升级,临时大学奉命由长沙迁往云南昆明,改名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闻一多坚持与学生们一起步行 3000里到西南联大任教。

当时在昆明物价暴涨,货币贬值,西南联大教授们的生活普遍陷入困难境地,闻一多一家人口多,开支大,生活几乎陷入绝境,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他给自己的兄弟写信:“书籍衣物变卖殆尽,时常在断炊中度日。”并调侃地说豆腐就是“白肉”。对于闻一多家中经济窘困的状况,教授们不仅直接帮助,而且还帮助想办法。有些熟悉闻一多的老朋友想起他当年曾搞过篆刻,建议他从这方面找点出路,闻一多细心思考后,欣然接受了朋友们的建议,觉得 从事篆刻既可依靠自己的劳动增加收入,又不失风雅,便开始挂牌治印。从此,闻一多在薪金之外又增加了新的经济来源,一家人的生活开始逐渐有所改善。

马汝维
闻一多正式挂牌治印时,西南联大教授浦江清特意撰写了一篇非常精彩的骈文简介润例,称闻一多是“文坛先进,经学名家,辨文字于毫芒,几人知己;谈风雅之源始,海内推崇”,并将闻一多与明代篆刻名家黄济叔、清代擅长刻印的经学名家程瑶田相比,对他的学识和治印技艺做了十分生动贴切的描述。西南联大的梅贻琦、蒋梦麟、冯友兰、朱自清、潘光旦、沈从文等12位著名教授联合在润例上署名。
闻一多治印,不直接收件,一般委托几家文具店代收。在昆明的青云街、华山南路、正义路几家笔店都有闻一多治印的启事、润例,镶进玻璃柜,挂在显眼的位置。

吴晗
闻一多治印的润例,最初是石章每字200元,牙章每字400元,后来物价涨了,润例也不得不随之上涨。到1945年3月,石章每字涨至1000元,牙章 2000元。收费的标准,随着市场物价波动。
闻一多挂牌治印极大缓解了家庭生活的困难。但是闻一多要给学生上课,要查资料,要进行学术研究,参加民主运动后还要经常开会、发表演说、与来访者谈话,他只能深夜加班挣钱养家糊口。

许锡蕃
闻一多治印的目的是缓解家庭困难,但他并不是无原则地见钱就收。国民党云南省党部书记兼民政厅长李宗黄(制造一二·一惨案的主谋元凶之一) 以丰厚的报酬要求闻一多为其刻印,闻一多断然拒绝。而和平民主运动需要印章时,闻一多完全无条件地尽义务慷慨捐献。闻一多在牺牲前一个月左右,还熬夜为民盟赶刻了几枚应急章。如“田省三”印代表民盟云南省支部,“刘宓”印代表秘书处,“杨念萱”印代表宣传部,“王祖平”印代表组织部,原民盟中央主席楚图南先生深为闻一多先生的精神感动,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说:“这件事已过去30多年了,每当我想起时,当时的情景好像还历历在目。这最清楚地表明了一多对革命斗争的忠诚,对革命事业的忘我精神。”

曹靖华印
闻一多在昆明期间还给亲朋好友们刻了不少印章。冯友兰、吴晗、浦江清、朱自清等都保存有闻一多为他们刻的印。闻一多先生曾专刻一方印章赠给华罗庚先生,边款为“顽石一方,一多所凿。奉贻教授,领薪立约。不算寒碜,也不阔绰。陋于牙章,雅于木戳。若在战前,不值两角”。华罗庚先生非常满意,一直视为珍宝。30年后,华罗庚先生还能一字不错地背诵下来。在这些印章中,闻一多先生为孙毓棠刻的名章有着特殊的意义。印章的边款是 “忝为毓棠为忘年交者十有余年,抗战以还居恒相约非抗战胜利结束不出国门一步,顷者强虏屈膝,胜利来临矣,而毓棠亦适以牛津之邀而果得挟胜利以远游异域,信乎必国家有光荣而后个人乃有光荣也。承命作印,因附数言以志欣慰之情,非徒以为异别之纪念而已也。卅四年九月十一日一多于昆明之西仓坡寓庐”。这段话不仅体现了闻一多与孙毓棠深厚的感情,也充分显示了他们高度的爱国热情。
陈俊
闻一多的治印很难说师从何家何派,因其早年在美国受过严格的美术训练,后又研究金文、甲骨文与文字训诂诸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这些修养使他的篆刻作品与众不同,独树一帜,呈现出多种艺术风格,类别上有仿秦印,也有仿汉印;刀法有切刀、有冲刀;文字上有甲骨文、钟鼎文;布局或屈曲缠绕,或平直方正,表现了他深厚的文化功力和创造意识。闻一多的作品,虽多为名章,但件件都当成艺术作品进行创作,作风十分严谨。他的印分朱布白,疏密有致,刀法刚健,有笔有墨,一眼望去或苍劲挺拔,或端庄浑厚,给人一种雍容、古朴的美的享受,使人感到他深得篆刻艺术之三昧。闻一多纪念馆收藏的闻一多自用印无疑充分体现了他的篆刻作品的特色。闻一多的印作大多收入《闻一多印选》,并收入了《闻一多全集》。

张晴山玺

更名字曰希声
版权信息:文章来源于网络,无法查证或联系上原作者,如涉及版权事宜请联系我们以便及时处理,感谢原作者。


关注篆刻吧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